大量剧透,最漫长的心理治疗和无尽的灾难

若是我在做了噩梦后醒来发现自己正在做着另一个噩梦,再迅速地醒来并且再次发现我在做着噩梦,我会疯。
我们自以为真实的世界,如何确定它不是我们共建的梦境呢?
我深深爱着的人,深深爱着我的人,我所拥有的和不拥有的一切,如果都只是我自己建造的幻影,我在醒后如何面对,面对这被赛回年轻身体中苍老的灵魂。
只是,我们要如何做,才能确知,自己到底是浮云还是真实。
所以Shade从高楼阳台直冲地面,先她一步的,是她的高跟鞋,只留Cobb一人在“真实”的世界里,独自面对自己真假不明的罪恶感。
而从始至终,可能Cobb都不是在完成任务,也并不是要回家和孩子们在一起。而是和自己内心的Shade抢夺罪恶感。这不知道几层的梦境,就是一场漫漫无边的心理治疗。
再后来,也不知道这场抢夺谁赢谁输,对错都已不是能理清的纠缠。

 — 对电影中两条心理主线的解析[有剧透][有剧透][有剧透]

太有可能是我的智商不足以做这道智力题,所以,上面那些呶呶不休,也都是暴露我低智商的废话。
迟早,我也要从自己的梦境里醒来,可能,那要等到我最后闭眼的时候才行,也可能,要留下别人在我身后的梦里面对着诸如想念、憎恨或者悲痛一类的情绪来和他们自己做拉锯战。

      虽说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在心理学史上只是早期发展的一个派别,由于其主观臆断性和过强的个人印记,今天也不被主流学术界认可,然而它却对二十世纪的通俗文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人们都对梦有太多的兴趣和疑惑,对于自身的欲望更是难以驾驭,于是希望在梦中解读出自我意识的吉光片羽。Nolan导演在影片对梦的认识超出了个人感性认识,建立了一套理性的准则。这套准则是影片的基本世界系统:

1。梦中梦的嵌套存在,层次间有空间和时间上的递进关系。空间上逐层深入,时间上成几何级数扩张;
2。越深一级的梦,到达的是越深的潜意识;
3。深一层梦境中的失重状态Kick使人回到浅一层的梦境/现实;
4。音乐,温度,湿度等感官在现实环境的变化在梦境中有预感,可直接传递,并且以合理方式体现在各层梦境中。

       不知大家对这套准则有没有共鸣,至少对于我这个几乎每晚做梦、梦境总是情节复杂、感觉真实的人,全部都可验证。有这个逻辑和真实性都完美的基本系统在,这个故事好看已经有了一半的保障。我觉得Nolan要是不当编剧和导演,一定是个出色的心理学家或者建筑师(跑题了

       在这个基本系统上,剧中出现了贯穿六层现实/梦境/迷失境的两大心理主线,也就是作为主角的Cobb的两个心结(精神分析学派所谓complex)。心结深藏于潜意识中,影响着人的动机和行为。正是这两条内在的心理主线与外在事件(inception大计划)的互动推动了情节的发展。从我的角度,这两条主线结构是影片最终成为经典的重要原因,下面重点分析下。

       简单来说,第一心结,源自Cobb对孩子的爱,代表的是对现实的留恋;第二心结,源自Cobb对Mal之死的愧疚,代表的是对梦境的留恋。这一对矛盾就像是梦境与现实的对照,也代表着生与死的选择。

       让我们从头说起。由于Mal对于自由梦境的留恋,她将唯一可以提醒她身在梦境的陀螺藏在了保险柜中,选择永远遗忘梦与现实的区别。Cobb也留恋梦境,但是他对两个现实中孩子的爱(第一心结。都到了迷失境还忘不掉,Cobb你太执着了!)使他无法弃现实于不顾。他要说服Mal,回到现实:因为孩子们还在那里。Mal不愿相信他们在梦中,于是Cobb向她灌输“在梦中,死是解脱”的想法(这个inception成功了),说服Mal和他一起尝试:在梦中死去,就会在现实中活过来。到此Cobb的行为都由第一心结推动,是生命的延续和生的渴望。

       卧轨的两人果然回到了现实中午睡的家中客厅。然而Mal却无法释怀,由于梦境总是有太多层,而梦中事物的真实性也不亚于现实,她认为自己仍在梦中,死才是解脱,最终选择自杀才能回家,回归真正的现实。而Mal自杀的时刻,Cobb苦苦劝说她:现实中的孩子们需要我们,不能离开他们去死。这是他唯一剩下的执着。如果没有这个心结,他又有什么留恋呢?和深爱的Mal一起去另一个世界,就算不是梦境,也许也未尝不可。

       Mal跳了下去,Cobb的悲痛无以名状。从此他开始对爱妻无尽的的思念和悔恨。第二心结至此产生。Cobb在潜意识里认为是自己害死了Mal,因为是他的梦中思想灌输使Mal以为死亡的结果就是醒来,从而混淆了梦与现实。同时他的潜意识里也希望:如果那是真的,如果梦境才是真的,死了就可以与Mal永远相守在梦里了,那该有多好。第二心结本身就是一个由负罪感生出的自我质疑,自我毁灭倾向,是死的渴望。

       之后又出现了第一心结的强化。由于Mal的死亡没有证人,Cobb有嫌疑,只能逃亡。机票送来的时候他面临选择,要么马上走,要么永远也不要再想走了。孩子们还在后院玩耍,两个阳光下的背影对父亲即将的长久离别没有丝毫察觉。Cobb多想看一眼他们的脸,却来不及,两个背影烙在他脑里。他反复重演梦境,试图再看孩子们的脸,可是梦里也只是背影(参见Ariadne进入他私人梦境中一幕)。

       最后,是外来的事件推动,与内在的两个心结交织在了一起。高人Seito反客为主提出一个冒险大计划,也就是将一个想法通过梦嵌入到他人意识中,改变被嵌入者的观念。Cobb为了与孩子们相聚(第一心结),也为了解开信仰的迷惑,检验inception的可能性,以及到深层梦境中与Shade(–死去的Mal在Cobb梦中的投射)和解(第二心结),接下这个危险的大计划–即inception。
这里,两条内在主线和一条外在主线汇合了。

        在后来大计划相关的梦境中,第一心结和第二心结反复出现,所以梦中既有Shade潜藏其中,火车从天而降,又有两个孩子的背影处处闪现。在前三层比较浅的梦中他仍然像离去时一样,看不到孩子们的正脸。到了第四层比较深的梦境,他来到和Mal曾共度的自由世界,和Shade纠缠,这时Shade试图说服他:这个梦才是现实,这个梦里的孩子们才是真的孩子们。她要Cobb看看梦中的孩子们,他们扭脸过来。Cobb马上捂住眼不看,是他心中害怕:如果孩子们的正脸在此处看到,他就会相信Shade,也就是相信,这里的孩子才是他真正的孩子,梦就是现实(第二心结)。

        在这里,第一心结和第二心结的矛盾正面交锋。你是选择梦境中的妻子还是现实中的孩子?你是选择死还是选择生?你是选择哪一种信仰:自由的随心所欲的梦境,还是要对孩子家庭负责的现实?

        选择总是痛苦的,而事情总是发展的太快,猝不及防。Shade被Ariadne的枪击中,同时将刀插入Cobb的身体。Cobb终于想起他曾和Mal在梦中相守到老,共度五十年。他终于把愧疚放下了,既然曾经相守至死,不再有憾。第二心结终于解开。现在Cobb选择要回去。

        他再次来到迷失境。不知道他付出了多少努力,最终像一具尸体般被冲上海滩。眉鬓略有斑白的Cobb与提前进入迷失境已经垂垂老矣的Seito似乎都不记得彼此来意,却又似乎都在相互等待。陀螺在桌上旋转,仿佛在对两人说,你记得吗?我们现在要死去,要醒来。死与生化为一体。永久空洞的生,是否等同于死。无尽等候之后的一悟,是否相当于生。

       他们醒来了吗?

之后就是众所周知的开放式结局了。Seito的手去拿枪,但是拿了枪之后具体的事情未表;其次,即使开枪,两人在limbo中死去是否一定会回到现实?这一点影片也没有给出肯定的线索,因为Cobb和Mal只试过一次并成功了,但是在他们试之前自己也并不是完全确定的。至于limbo中死去除了回到现实还可能去到什么境地,是否会永远困住?比如是否有在梦境中永远循环的可能性?影片也没有交待(据我所知)。有人说,后面结局处给出了孩子们的正脸,这说明他回到了现实,因为梦里不会出现孩子们的正脸–我认为这一点不足以判断。因为,如前所述,孩子们之所以在前三层梦里没有出现正脸是第一心结的作用,第四层没有出现正脸是第二心结的作用。结局处第二心结已解开,但Cobb是回到了现实还是到达了更深的幸福梦境所在,我们无从得知,也就无法从孩子们的笑脸来判断了。

        而最后一个镜头,我只能说,陀螺旋转的时间绝对不足以判断它是否会停下来。Nolan你是故意的。囧~~

        最后的最后,把电影中反复穿透梦与现实,Edith Piaf的经典之作《Non,
Rien de
Rien》歌词第一段和中文意译附上(这几个反复出现的开头的几个音节,意思就是No,
nothing of nothing, i don’t regret anything at all)。
话说Piaf的传记电影玫瑰人生正是由Mal的扮演者Cotillard几年前扮演并拿到女主小金人的。导演在这里用这首歌,不知是否和Cotillard有关。总之,这哀伤的旋律和倔强的词意完美地嵌入了整部电影。

Non! Rien de rien …Non! Je ne regrette rien
Ni le bien qu’on m’a fait ni le mal
Tout ça m’est bien égal!

Non! Rien de rien …Non! Je ne regrette rien
C’est payé, balayé, oublié
Je me fous du passé

不,没有,我没有任何后悔,
无论吾行之善,或恶,都对我一样。
不,没有,我没有丝毫后悔,
它们已被报偿,已可抛弃,已被遗忘,
我已不在意那往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