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们没法说话,关于秩序

看到一个评论“沙子就像是得了某种传染病后,觉得我好孤独,我好寂寞,我好可怜,所以感染别人的人。”深以为然。真正的死者何其无辜,可他们不会说话。加害方却在大肆诉苦,赚取人们的同情和理解。

似乎可以接受的样子,而且加奈美的妈妈是靠加奈美割肉倒进杯子的血液生存的。
虽然几乎没有可行性。
因为人类是没有安全感的生物
因为不可调和的矛盾
因为无论人类和尸鬼,群体都是自私贪婪的
敏夫说,尸鬼的棘手就在于没有一部衡量制裁尸鬼的法律,所以我们只能以自认为有效的方式捍卫自己的生存。

 《尸鬼》这动画真是又致郁又纠结……作者似乎试图表达“立场不同,无关对错”的观点,还想探讨人性的复杂。但是没法跟着作者思路走,个人对最开始沙子为代表的几个尸鬼同情不起来。

关于存在之正义性的问题,可以适用宪法行政一个叫做比例原则的东西。
比例原则里面有一点说,某行为正义性的判定,在于其预期后果、实际后果,与实现后果所需代价的比例性,

    静司这个角色真是太谜了……厌世的话烦请悄悄死去,别拉其他人下水啊。有的人是被迫选择立场,而他完全是主动出击。沙子打算自杀时,我被他发出的宽慰恶心到了。“既然被神抛弃,其罪孽将不再受神的追究”,这话也是忒不要脸,难以相信之前他还说过“不管什么形式的杀人都是不可取的”。这种时候了,她值得被救赎吗?他到底是所谓的弱者派,还是骨子里就有股破坏欲,打算抛去伪善追求真正的恶?带着沙子逃跑,估计要袭击下一个村落或者城市里的人,这个村庄的悲剧可能重演。

或许有人觉得,身为异类来讨论关于尸鬼的秩序很可笑。
然而秩序的存在不就是为了调和世界的矛盾吗。

   故事里美型尸鬼较多,或可爱或帅气,加之人类杀尸鬼时的暴力血腥,想必容易唤起对他们的怜惜,但又是什么道理呢?有那闲工夫,我还怜惜无故被尸鬼杀死的人们,这里面的大部分人可是无法转换成尸鬼,永远地消亡。不能因为尸鬼杀人过程不血腥,杀人事实就轻描淡写。而故事的最后,作恶的源头沙子同静司两个矫情鬼成功逃离追捕,而被她拖入深渊与罪恶相伴的村民和村庄已经被大火付之一炬。

如果以尸鬼所需要的最低生存限度来说,那么他们将某地进行地区灭绝式的屠杀并建立自己的社会不断扩张,也是生存之必需,是不得已为之吗,呵呵。
来外场之前没有社会也没有众多同伴的他们一样可以生存,因此占领外场的行为只是因为发现了符合预期的地点,因此无论以何种手段都要得到而已,是一种基于贪欲的选择,而非没有选择的无奈。
所以沙子也好,辰已也好,静信也好。洗白的合理基点自始不存在
或许洗白的迷惑性就在于一个外表是柔弱萝莉的恶鬼看似无奈无力的辩解。尸鬼的矛盾性就在于特征与情感上与人类鬼却注定与人类成为死敌。
如果有白莲花认为尸鬼的存在是可以对抗人类世界的,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我只想说,同情也好,不忍也好,至少我作为一个人类,作为世界目前支配主体之一部分,无法接受以情感为由毁灭自身存在的设想。
洗白之前的沙子在我眼中还有可怜之处,还曾使我同情,然而自我洗白之后的她只使我感到恶心。如果你认为一切死亡都是平等的,没有特别残忍的死亡,那么请你别作出那么一副,村民的猎杀好残忍,我不想死,我是很脆弱很无辜的存在,这样一幅恶心的做派。
无休止的生命之中进行过那样多的杀戮,毁灭过那样多的家庭,还要以自己的歪理洗脑来证明自己毫无错误与罪恶,以求原谅吗,也真是可笑。
辰已说,喜欢沙子,因为沙子是毁灭的象征。
沙子毁灭了自己,毁灭过无数人的生命,毁灭外场,毁灭了静信作为人的最后一点自我。
静信使我感到恶心的部分就在于脑内yy能力满级,纠结矛盾无担当,以及敏夫在书中所说的一句,似乎被动漫删掉了的话“你只是不敢脏了自己的手罢了”
没有无理由的杀意,没有无杀意的杀人。
静信的杀意是对于除自己之外的整个世界与整个秩序而已。
因为是这个世界使他无选择成为僧侣,是这个世界使他一直履行他不愿承担的责任。因为他脑内最大的追求是得到自己想要的自我。所以他否定和痛恨这个世界与秩序吗。
沙子说理解他见弃于神的无助,明明把自己作为牺牲品敬奉给神,神却不肯拯救于他。
静信与敏夫分道扬镳的争吵在于恭子之死。
静信认为敏夫的行为要比尸鬼还残忍。
我承认敏夫的残忍。他是知道怎样让恭子多存活一段时间的,因为之前住院的女子因为他守护的一夜平安曾有所好转。
然而为了研究和真相,他选择放任自己的妻子成为尸鬼并以她的痛苦与第二次死亡为研究对象。
放任与主动杀人,都是杀意。都是罪孽,任何冠冕堂皇的理由都不足以消除对于活人的杀意所致的罪孽。
静信心怀对于全世界的恶意与毁灭欲却立于道德制高点谴责敏夫与他人,是最为我不齿的地方。
你可以做一个傻x,但别出来恶心人。
静信会认为对于一个杀人狂魔的尸体或其他一个人的尸体,进行与恭子相同的研究也是令人发指的罪行吗。
如果会的话,为何能够接受敏夫这个与死亡为伍的医生作知己好友呢。
如果会的话,那么静信并不认为死亡是平等的,也不认同”没有特别残忍的死亡”这一论断,又为何要这样为沙子和自己辩护。
因为这个懦弱的人只是想找到一个不受谴责也不必谴责自己的逃避点。
“你谴责我,你犹豫,只是因为你不想也不敢脏了自己的手”敏夫对表达谴责的静信发出这样的嘲讽与不屑。
我喜欢敏夫就在于他具有牺牲精神的同时没有自以为英雄的可笑自大和被渲染为英雄的俗套。
残忍也包括可以理解的残忍和不可原谅的残忍。
我认为尸鬼绝对属于后者。如果明知不该存在,又要强行存在,这是一种新的罪孽。,只是有其存在的理由,而非有存在的正义性,

   故事灾难源头是沙子为首的尸鬼的到来。他们一开始就是带着毁灭村子、建立尸鬼村的野心,这种情况造就了同人类不死不休的死局,注定对立。口口声声说只是为了生存而杀人,而所作所为早就突破这一层面了吧:搜罗所有被他们杀害进而转变尸鬼的村民;要求所有尸鬼必须听命于兼正,提拔听话能干的为干部,除去不听指令的;劝诱威胁尸鬼对家人和朋友下手。自己需要同伴家庭却着手毁灭一个个家庭,加上危机来临时的眼泪和控诉只觉得虚伪极了。

平衡与公正就像理想状态的秩序,大概都是无法实现的东西吧。
所以就算有了法律,也还是会有不可调停的矛盾。
法学狗的悲伤就在于,学习和接纳的是理想状态下的共产社会。,却永世被困于现实社会中,并最终成为自己所厌恶的东西的一部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竹木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然而就算是一个被否定的自我,也无权向全世界宣泄你的杀意。

    既然尸鬼和人类不能共存,把尸鬼猎杀人类行为合理化,那么人类猎杀尸鬼也未尝不合理。大家互为猎手,大可收起企图洗白的嘴脸,省掉煽情纠结,大大方方地承认把对方看成猎物,好过苦兮兮地喊着“我只是想活下去,多可怜多悲惨”来要求受害方理解同情。

正规网赌网站,突然想起那天和从不看动漫的舍友说起尸鬼之后,他很认真的提出一个天马行空的设想,
“要是人类可以和尸鬼啊这些订立协议,医疗机构给他们提供一些保鲜的血液,他们可以生存但是不要扩张不可以吗,刚死的人啊什么的应该也没关系吧,和平共处什么的,又不用赶尽杀绝,也不怕产生矛盾“

如果需要的代价高于能达到的利益,那么这个行为就不应该被认同。
那么,尸鬼的目的在于建立社会和自己的秩序,而所需的代价从灭绝外场村开始。
只是个开始罢了,以外场为基点和中心的屠杀与灭绝将放射性的不断外延。尸鬼的危害在于一个尸鬼生存需要无数人类的牺牲,他们的复制性简直就像富江一样恐怖。
试问比例之合理性,还不够明显吗
有人把阎魔爱和沙子作对比,甚至说她们相似。
除了都是萝莉外表,都足够玄幻,都曾经历不幸之外
又有什么相似呢
小爱因为自己的杀戮被制裁,惹人心疼
沙子只让人觉得她贪得无厌
小爱是有自我的,还会有罪恶感,还有有所期待和希望
沙子的自我却被各种欲望所驱使
小爱至少值得怜悯和理解

关于尸鬼的存在,他们的存在至少是不合理的。
存在即合理是不能解释尸鬼的。
因为这个理是reasonable,更偏向于客观逻辑,而不是right,这种价值选择或判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