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与猎物的斗争,钛艺漫评

动画剧情段落明晰,从与世隔绝的村子一直有人死去,到医生和夏野开始怀疑并查明事情的真相(尸鬼作祟),然后是这些真相无法传达给村民的抑郁(而这段时间内开始有越来越多的村民在死去),再到医生和夏野联手在节日的活动中让大部分村民都明白真相并对尸鬼发动反击,最终尸鬼大部分被歼灭,村子也在火灾中毁于一旦。

      这番刚出的时候已经有所听闻,当时由于画风没追(当时不太喜欢藤崎龙的画风),直到今年某好友推荐才补番(前段日子补完封神演义,已经免疫藤崎大魔王的画风)。
      整部番(动漫结合)的氛围很不错,有点压抑与无奈,前半段剧情,村民一个个离奇死去,医生束手无策;中段男主夏野被咬成为狼人,与医生结盟,吹响人类方反攻的角号;后期人类与尸鬼相争,直到村子毁灭。整个故事叙事行云流水,毫不拖沓,但引人深思。
比起动画,漫画情节更为加深刻人心。不同角色的死去方式有所不同,很多地方,动画都是一个场景切换略去,诸如恭子被人体实验的场景,动画把某些分镜截了;尸鬼被猎杀的画面,有些过于血腥,还是被和谐了,果然,动画还是要考虑众多因素啊。动画bgm异常给力,尸鬼出没情景,bgm能凝造出悬疑与恐怖的气氛;最终决战的bgm,带有点悲凉与壮烈。
      尸鬼,对应着猎人一方,为了生存,必须吸血,为了不被人察觉,必须对捕猎者进行暗示。即找准目标,首晚完成猎食后对目标进行暗示,让目标以为自身处于梦境并为尸鬼后面的再次光顾做好铺垫,如此数次,目标人类由于失血过多逐渐死去,死去后有一定概率转化为尸鬼。成为尸鬼后,为了生存,或为了保护亲人,只能对活着的其他人进行捕猎。如此循环,直到建立起尸鬼的村落。人类,对应着猎物一方,从开始村民死去变得恐惧,到后期反攻,屠杀尸鬼,逐渐变得失去理智(看到与尸鬼有关的生物,无论尸鬼,还是真人,反正帮助尸鬼的,都必须除去),他们猎杀尸鬼,只是为了保护自身,或为死去的亲人报仇,让村子变回原样。一切一切,都是为了生存,番剧里没有正义的一方,或者说,代表正义的,就是最后生还的一方。可惜,最后,两方都输了,因为两方心中的理想国度,均需要建立在完整的村子上,但这个村子,已经化为乌有。
       相信很多人都对和尚反感,包括我在内,都认为和尚是个伪善者,想以和平方式解决问题,但是,却对最初尸鬼的行为视而不见,他早就知道沙子是尸鬼,但还是任由其进行计划,甚至不惜村子毁灭。后期,还害得自己母亲因此死去(漫画被村民误认为尸鬼钉死,动画则被认为是帮凶,打闹中错杀),在老板处决沙子时,偷袭被杀死老板,最终带着罪魁祸首-沙子逃走。可以说,事情发生至最后的地步,与这货有很大的关系。
       剧情中有很多让人深思的地方,因为尸鬼中存在着善者。诸如妙婆婆(一位可爱的母亲),生前独自担起家庭重任,爱女如命,成了尸鬼后再次回到村庄。女儿庆幸母亲的死而复生,但也不希望母亲祸害他人,母亲朴素善良,痛恨自己的身份,不想杀害其他村民,因此她只含泪吸食女儿的血。她们是弱者,她们不想伤害他人,只想母女相依,不被他人察觉,希望过着灾难前的和平生活。但是现在,她们没能力反抗这悲伤的命运,最终,由于贱人疯女人元子的出卖,这位可爱的母亲也难逃被暴怒的村民猎杀的命运。
        小律梦想是成为救死扶伤的护士,从开始到故事完结,她开朗,善良的形象被弹幕君成为女神的存在,可惜造化弄人,在帮助同事的途中被尸鬼伏击,最终难逃成为尸鬼的命运。但是,她至死从没吸过血,因为她愧疚自己的职业,也痛恨命运,护士的天职是救人,而不是伤害他人,最终,她与男主基友小彻(完全配不起小律)被村民发现杀害。
         但是也存在恶者,一些尸鬼为了生存,吸食人血,但解决温饱(解决温饱的血量不致死)与杀人是两种不同概念,正如老板所说,种族虽然不同,但是只要能沟通,总会存在着能够接受对方的人(和尚就是这种人)。男主最后的话也说出了大多数读者的心声-我不是讨厌尸鬼,只是不爽你们自顾地杀害他人,并把他人拉为同伴的行为。尸鬼自私地略杀人类,还逼迫新生尸鬼继续杀人。逃难时期,为求自保放弃同伴。后面的人类也如此,心态失衡,不论尸鬼善恶,皆杀之。
       尸鬼有错,我想,大多数人都不会否认,但是人类的做法是否就是对的呢,见仁见智吧!相信看完这部番剧,读者会有不同的想法吧。
        
     

在18话之前,整部动画都笼罩在一股强烈的抑郁诡谲的氛围之中,村民不断莫名其妙地死去,活着的人不断面对亲朋好友突遭变故而束手无策,但这个与世隔绝的村子又让民风淳朴其乐融融的状态呈现出这样一种底色——即大家对于蠢动的阴谋无动于衷。这也是观众们代入到18集之前的夏野和医生的视角中所体验到的一种愤懑之情——主角队已经知晓敌人是谁,但对于他们的狡猾残忍,主角队无法动员全体村民进行自救或者反抗,结果束手无策。

在这么长的铺垫中,医生为了保护村子,在巨大的压力中慢慢磨损掉自己的人性,对于已经尸鬼化的妻子进行惨无人道的实验,并发现真正可以消灭尸鬼的方法——捣烂脑髓或者在心脏中钉入木钉,这是村民们发动反击时的主要方式。夏野也惨遭昔日好友的毒手,在家中死去,却因为主角光环变成了超越尸鬼的狼人,为自己与医生的联手扫清障碍。而在这段时间里,尸鬼们在村子的夜晚四处横行,为人们带来深重的灾祸。平凡的村民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人衰弱下去,直到死亡,而那些善良的一直在保护他们的人们也屡遭黑手,医生手下的护士们就不断屡遭杀害,医生却什么也保护不了。

在18话时剧情发生了惊天逆转,这口恶气也终于得到纾解——村民们在得知真相后恼羞成怒,对尸鬼发动清剿与报复,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升级,暴行也开始向有隐藏尸鬼可能的普通人发动。渐渐地,男人们对于将木钉打入尸鬼的心脏毫不迟疑,而女人们一边搬着尸鬼的尸体一边有说有笑,整个村子血流成河,呈现出一幅阿鼻叫唤的光景。由于人们在报复和杀灭尸鬼时不分青红皂白,而且带有强烈的暴虐倾向,观众们可能也会变得一时迷茫,不知道究竟谁才是真正的恶,在某些瞬间甚至还会同情起尸鬼来。那些在动画前期令人愤恨的角色各自迎来了残忍的结局——在杀害自己好友的家人时毫不手软的清水惠被拖拉机反复碾过;抱着想让自己的家人全都变成尸鬼复活念头的奈绪被人们从水管中揪出,被绑在太阳下活活烧死(咖啡店老板不忍这些尸鬼被太阳暴晒时的痛苦,遂逐个用钢棍刺穿他们的心脏);除了沙子和和尚在动画结尾时成功出逃以外,其余所有尸鬼都死于非命。

这里我想提一个比较有人气的角色——国广律子。她在医生的病院里工作兢兢业业,为人处事心地善良,遭袭变成尸鬼后也坚决不吸人血,不去杀害别人,即使武藤彻对其劝诱也不改初心,最终与武藤彻在睡梦中双双被村民处决。其实关于这个角色,最能戳到我的剧情莫过于她向彻问道自己家人时的那一段

图片 1

对比之前妹妹小绿活泼可爱的样子,女主的内心会是怎样的痛楚呢?而这样的痛楚又被她轻轻带过,继而是她对尸鬼的宣战布告——不吸人血。最终她在睡梦中被村民杀死,也算是平静而去。这样的角色会获得怎样的人气都不为过。

图片 2

关于尸鬼们在为自己吸人血而屡屡提到的辩护词——人类吃牲口的肉长大,而尸鬼吸人的血活下去;自己袭击人只是因为自己饿了,饿了的时候吃东西有什么错误;只是自己太孤单,所以想要同伴。尸鬼们的行为有没有错?当然有。为什么?因为他们侵犯了其他人的生命权,他们使用着人类的语言,使用着人类的思维,虽然有些异化,但他们并非完全失去了人类所具有的同理心。他们中的某些人认为自己已经成为凌驾于人类之上的存在,所以为了一己私欲,让大量的村民背上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甚至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所以尸鬼不仅必然是一种恶,而且是可以由人类通过自己的力量驱逐的恶。也正因此,尸鬼的阴谋被人类挫败,但代价就是杀红眼的人类化身为纯粹的暴虐的力量,而与正义本身并无关系。最终人们拼命想要保护的村庄也在火灾中毁于一旦。这样的战争中没有胜利者,人类和尸鬼哪一方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由此延伸,我想谈一下和尚这个角色。关于和尚反水的原因剧中常常铺垫,比如他并不想继承家业,而是希望获得自由的生活,为此他甚至尝试过割腕自杀。但狭隘的村子将他牢牢绑在住持的位置上,他唯一可以反抗的方法就是写小说,靠发泄自己的本心聊以慰藉。另外他沉迷于沙子周围那死亡与毁灭交织的气味,所以在内心深处仇视村子的基础上,又添加了对尸鬼稍许的向往。同时,他看到医生在与尸鬼对抗的道路上一步一步失去人性,内心深陷复仇的泥沼,对此心生失望。综合以上种种情况,和尚最终反水投敌,成为救出沙子的最重要力量。那么和尚的行为可以被肯定吗?我认为不可以。这个角色身上有太多扭曲的思维回路,他希望能挽救越来越多不断逝去的村民,但他更不能忍受人们对于尸鬼的残忍行径。他重视生命,认为尸鬼也是生命,但村民接二连三的逝去不能使他产生更进一步的同情。相反,如他新作中描写的那样,他对于弟弟(暗指村子/过去的秩序)亲手毁灭而心满意足。他走上毁灭村子的道路并不奇怪,但这个充满矛盾的人物并没有博得观众们的太多同情。实际上,由于他在同医生决裂直到最后营救沙子的行为都没有引起观众们同情。我想,主要原因还是他纠结的内心与对于村民生命的淡漠。

© 本文版权归作者  Dead
Mermaid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