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我们是团结的中国人,只有反感没有快感

我说不好看,就被说“不会思考”、“无视敌人的强大”——我汗,冷汗。
在这里再回你一次,再谁有意见的请甭留纸条了——呵呵,你写那俩字不累,我还犯困呢。

昨晚去看《南京!南京!》,出字幕的那一刻真想破口大骂啊。进电影院的时候我同其他观众一样对你和这部片子怀着强烈的认同感,整个观众席鸦雀无声,可见大家都是来受教育的不是来放松的,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受到教育了,反正我没有,那些赤裸裸的暴力展示我早就见过了,而且真实的照片更有震慑力。

1.南京大屠杀,败,败于中国的衰弱,中国人的懦弱;败,败于日本人对掠夺的渴望,日本人的团结——我承认,如果那时的中国更强大,我们的历史便不会满目耻辱。

同行的女生说,如果早知道有这么多的强暴戏是不会来看的,日本人为什么这么恨中国人?中国的军队都哪儿去了?为什么三分之二的戏都是关于慰安妇的,陆川有为现在生活在南京的女人想过吗?

2.但我看不懂你什么意思,难道指责我无视当年鬼子的“强大”么?可我没有,不清楚你是不是留言留错了地方。

人类都有追求一时快感的冲动,赤裸裸呈现暴力也是快感之一。但是陆川你爽过之后难道没有思索吗?或许你思索了被广电总局给阉割了呢?战争是一个群体运动,对战双方的直接目标是取得胜利,而杀戮、抢劫、强暴是胜利的赠品,要用这些快感来犒劳士兵,借以维持军队纪律,而这也是陆川想要表达的,所有的罪恶都被合理化了,被视为理所当然。但是在所有施暴的过程中日本兵是有快感的,丧失理性、挣脱善的束缚会给人巨大的快感,所以人类在战争中才会将恶无限度的扩大,残忍是个无底深渊,因为残忍是一种冲动快感。而片中的日本兵在屠杀男丁和军人时满脸的凝重或者恐惧或者服从,完全看不到兴奋和杀红眼的鬼子,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日军砍人头比赛吧,当杀人变成一种游戏和比赛当然是有快感的。

3.我是乘兴而去的,回来明明不喜欢,却还是给了5星,因为觉得总归是陆川数年关于这一历史的巨制。
  但实是败兴而归,不是因为片子里没有看到高大全的中国人,因为我早知道那段日子里国民的不堪,比如十几日本兵能把数千中国人赶下河淹死,不消说那时国人的麻木、不消说那时国人的懦弱、更不消说国力的衰颓——不消说,因为我早知道,因为我知道的比片子里面看到的更清楚。但却依然败兴,因为历史上残虐到另人发指的鬼子,在电影里却并不比一般的侵略者更可恶,这先是让我奇怪,继而觉得恶心。陆川为了显示自己的“中立”,硬生生的把鬼子的屠城生活编的多姿多彩——觉得本来就该如此的请查阅屠城遗兵的日记——在他力图“中立”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偏颇。

并不是说要导演去拍那些血淋淋的东西,当然这部片子里也没少拍,但是那都只是作为背景呈现的,没有活生生的制造这些血腥的人啊,出现的都是杀人时目光呆滞,不杀人时文明礼貌甚至带着调皮和可爱的日本兵啊。

4.一直觉得,我们的问题就是不团结,窝里斗的毛病不知道是十年浩劫的后遗症抑或国民的劣根性。
  很多人(尤其是外国人),说过,中国是个很可怕的国家,你看,这么多人。比如,英国记者曾惊叹,中国春运火车站排队的人比我们首都的人口还多。
  我们人多,毋庸质疑,我到悉尼歌剧院的时候还以为回了国,呵呵,都是我们自己人——自己人?这是一个多么有温度的词!

更不是让导演去丑化日本兵,他们的文明程度和开化程度当然比南京的老百姓高,不然南京市民也不会乖乖的等着被屠杀,只不过除了他们所谓人性的地方外,为什么会变成战争中的刽子手?为什么能够做到那么凶残?怎样挣脱善的束缚?我都看不到,好像最后祭祀的地方有那么一点意思,但是力道太浅了,日本兵都太镇定了,完全看不到对武士道精神和天皇的崇拜。如果日本兵只是这部片子里呈现出来的样子,那么他们怎么可能在中国打八年呢。

  陆川就这个片子被许戈辉采访时提过,当日本来的鼓师要挨我们收拾的时候,十几个日本演员立刻冲了过来,组成人墙把他们的非物质遗产(此案为鼓师)保护起来。
  
  陆川说,不知道我们会为我们的什么东西挺身而出,用身体来保护?
  这事和这话给我的震撼远比这部电影大,大得多。
  听了这话的第二天,我奔影院看的这部电影。

再说角川,我真是恶心最后角川的自杀啊,狗腿啊狗腿,如果导演不是狗腿思想那完全是幼稚。作为一名受武士道精神统治的武士,让他崩溃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对武士道的彻底怀疑和失望,所以日本军人的自杀潮出现在战败之后,在战争中几乎是不可能出现自杀现象的。因为人类只要生活在一个团体中,而这个团体氛围是如此友爱和谐,日本兵间充满了如此浓厚的情感,那么这个团体就不会出现自杀现象,更不会因为目睹非我团体人的死亡、受虐而自杀。

5.呵呵,我会不会思考,你没资格说,你说了也不算,但你说的这话和说这话的口吻,听着不舒服,不知道是什么给了你那种奇特的优越感,又是什么让你能张嘴就给“思考”一词定性?!
  我说的是你,但绝不仅仅是你。
  对事不对人——早就该成规矩了。

当然如果你说你要刻画一个非代表性的个体,那不是完全没可能,可如果是这样,这个角川还有什么意义呢?他只能代表他自己,他无法代表整个日本皇军,那这个片子的立足点又是什么呢?所以角川自杀所代表的所谓的谢罪所谓的厌恶战争是多么牵强啊,史料上果真有这种记载吗?对大和民族来说角川这种人是对日本皇军的侮辱吧,怎么可能有记载呢?

6.不知道我说什么的,请略过。
  不同意我说的,随意。

中国军队都哪儿去了?开篇便介绍中国军队溃逃,但是我去查了下资料发现这批逃出去的中国兵跑到黄浦江的时候发现船都被凿沉了,只能乖乖返回城里,等死。多么可怕的事实啊,这不仅仅代表着军队逃不出去,老百姓也逃不了啊,所以中国的政府从来没有跟人民站在一起过,蒋政府逃跑了,抵抗司令官坐着唯一的诺亚方舟自己跑了,剩下几十万的人民等着被屠宰。对于南京人来说所受的战争创伤不仅仅是被屠城、被侮辱、家园被摧毁,还是有很深的情感伤害的,被政府抛弃、孤立无援、无人可信,我想是不是有些存活下来的南京人会不敢回南京城呢。所以政治和战争只是少数人的逐利工具,甚至民族主义也是工具之一。在电影里面我看不到,如果这部分你拍出来我才相信你是客观的中立的。

  呵呵,本就该如此。

我想日本人会如此大规模屠杀男丁应该与这批中国军人有关吧,他们应该是做了小规模的抵抗的,不然日本兵不会那样撒网般的搜索。但是片中中国男人唯一的抵抗在刘烨死后便完全消失,只能靠着女人的庇护,大兵老赵更是完全变成贪生怕死之徒。中国军人和中国男人在整个过程中果真如此不堪吗???

说完男人再说女人。高圆圆演得真烂啊,整个过程都在拿腔拿调,紧张兮兮,只有冲动毫无头脑,连那个露了没几次面的外国女人都比她演的好,她也太把自己当演员了,当然这也不能全怪演员。我最喜欢的表演是百合子、中国妓女和小妹,百合子的日本身份是为给其他民族的慰安妇找安慰的,你看日本女人也有慰安妇啊最后还献身了。但是百合子是自愿来的,武士道精神不仅对男人有作用,直到死百合子都是自愿的,我不觉得她可怜,只觉得她可悲。小妹才是可悲,最后还被那个鬼子给射杀了,借以替鬼子开罪,体现鬼子也有人性,开这一枪的人是自以为是的陆川。

到最后我甚至觉得角川简直是陆川的化身啊,小家子气,假模假样,伪。

说完内容再说说技术。街战,大屠杀等场面戏拍得还挺成熟的,没有觉得不舒服,只是晃动镜头有点多,为啥现在都追求纪录片的镜头效果呢?另外对我来说视角是有些混乱的,感觉导演的叙事功底欠缺。前半部分视角混乱,不知道该跟从刘烨还是角川,后半部分导演想要借角川讲道理,可是讲的很幼稚,而且好多地方把日本兵的兽性行为人道化了,战争变得很简单,所有的坏事也是因为“服从”,没有看到人性中在战争中恶的那一面,而善的一面仅仅表现在对女人的同情上。就觉得前半部分在讲男人被屠杀,后半部分在讲女人被强暴,偶尔有零星的闪光点,但是人物思想的转变交待的又是那么牵强,很多地方是为了客观而客观,为了中立而中立,不舒服。

这部片子感动我的地方有:小豆子用牙咬开捆绑刘烨德绳索(感觉孩子在被迫承受和成长);刘烨捂住小豆子的眼睛;母亲们把女儿藏在暗门中,但年轻女孩们还是被射杀;最后结尾的几张照片。

最后的结论是陆川果然是艺术届的太子党啊!果然够主旋律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