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萤火虫

饿了,吃了几块旺旺仙贝,喝了一杯酸梅,回到房间,坐下看今天买的新书……。
 嘴里渐渐泛起一股浓厚的甜味,说浓厚似乎有些不太确切,应该说是极甜蜜吧!
 这极甜蜜的味儿,让我想起应该另外一个小女孩对甜蜜的感受,那个小女孩,节子。
 节子是宫琦骏作品里《再见萤火虫》的小小女主人公,节子有个极疼他的哥哥,战争中,他们有失去了母亲,父亲生死未卜,家园焚烧殆尽,他俩寄人篱下。
 战争时物质匮乏,让人忘却了糖还有过甜蜜,梅还有过酸,似乎只有汗与泪的咸,和无形无味生活的苦,小小节子自然不会明白,她不理会这些,有了哥哥,便是一切。
 宝贝的坛子,宝藏般物质,一小铁盒小小水果糖。糖,它填充了味蕾的贫乏,给想像带来翅膀,给生活描上颜色。
 我总是握紧了拳头,企望着,哥哥能站起来,希望在下一个街角,找到属于他的好运!可,他也只是个孩子,是糖吧,丰富的感觉让他们不再害怕一切,承担起自己和妹妹,他们奔向自己的世外桃源,那个废弃的防空洞,阴世的入口,也开满了鲜花吧。
 点点萤火虫点亮了他们的黑夜,点不亮他们本已黯淡的前途。
 宫琦骏的世界里,总有浮游物存在,树精,萤火虫,飞行器,他的世界里,总有希望总有转折命运……。
 记得年幼时光,年长几岁的哥哥背着我从家后门跑出来,又从前门跑回去,背上的我“咯咯”笑如节子;六一节,哥哥拉了拉弯腰站在玩具柜台前盯着塑料玩具看的小小的我,在耳边轻轻的说,“爸爸没钱了。”很小的我会懂事走开;上了全托回家的第一个周末,哥哥在硬纸板上用红蓝圆珠笔画了一个漂亮的铁臂阿童木送给我……
 所以理解小小节子眼中的泪。
 所以在成人世界里,会用自己身体阻挡一切不利,会像一只受伤小兽般保护,会对中伤支起自己的刺,小小节子也会明白的,节子会在最终让两颗小小石块来护卫着他。
 糖,没有了,哥哥灌上水在小铁盒里,晃晃,一杯甘甜的水,又听到节子铃般的笑。
 糖,没有了,节子会把彩色纽扣幻想成糖的样子。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世外桃源,对艰难命运的孩子来说,就更无。
 只有糖,也只是糖,让我们一起发个梦吧!
 还是让我们去到那个世界,有糖,有满天的萤火虫照亮,有永不灭的灯火……

“原来嬉水后会肚饿”节子天真的话提醒了哥哥,这是在物资极度贫乏的战争时期。他们在婶婶家是根本无法填饿肚子的。海浪一如的清澈透明,只是这些问题让诚田的心里蒙上了一层深深的阴影。在波涛中,诚田的记忆回到了从前,那安宁的和平时代。节子正穿着她那漂亮的套裙在沙滩上堆着沙子。母亲打着伞叫着他们“回来吃饭了 ̄ ̄”窗户上的风铃发出轻微的响声,母亲为诚田和节子摇着扇子,他和妹妹则吃着可口的甜点。这美好的记忆彷佛就发生在昨天似的,只可惜防空警报的响声打破了这短暂而美好的梦镜。
他要带妹妹走,要带她到安全的地方去。
“哥哥我肚子饿”
“快走,我们要到战机轰炸不到的地方去。”
“可我肚子饿,哥哥背着我 ̄ ̄ ̄”
就在兄妹对话时,战机密密麻麻的遮盖住了曾是一片蔚蓝的天空。

妹妹做恶梦了,她大声的呼唤着妈妈,这招来了婶婶的不满。诚田只能背着节子躲到外面去。黑色的夜中田里的青娃不停的叫扰,拌着妹妹的哭声。诚田背着节子,在田间来回的走着,唱着歌谣,萤火虫在他们身旁飞来飞去 ̄ ̄ ̄渐渐地,妹妹在哥哥的背上睡着了,正当一片安静时,防空警报的响声又来了。
“我想回家,我不喜欢婶婶。”节子说道。
兄妹用简单的指法弹着琴,哥哥在教妹妹唱歌。最终这快乐的歌声被婶婶打断了,她不许他们如此的快乐。在分餐以后,婶婶的报怨越来越多,越来越不给兄妹俩好脸色看。诚田决定和妹妹搬出去,独立在外面生活,不依赖别人,也不看别人的脸色。
他们的快乐生活又开始了,自建一个家。
“是你们要走的,我并没有要你们离开。”在离开婶婶家时,婶婶对他们说道。
“这是我们的厨房,这是我们的大厅。”节子开始了对新家的设计。在困难中的快乐,让我在点滴中开朗起来。节子的天真总是让人在绝望中心怀希望。
~~~~

第二次世界大战。每逢起这七个字时带给现代人的是无限的憧憬,我喜欢分析每一个经典战役,从这种无限的瑕想中似乎能够闻到硝烟的味道,而留给亲身经历过这七个字人的感受又是什么呢?
我不否认自身对日本的仇恨,深恶他们的罪行。但是它却打动了我――《再见萤火虫》。这使我在某种程度上,原谅了日本的某一部分人。在当我第一次看完《再见萤火虫》时,就被它引出很多的泪水,直到看完后仍久久沉陷于它带来的伤感之中。
战争,是人类社会中最永恒不变的话题之一。因为了有战争也才能让人更珍惜现有的和平年代。

在影片的最后,是已经死去的兄妹,他们依偎在树下,萤火虫在他们的身旁飞舞着。镜头打向远方,是现代社会。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镜头,它可以说是《再见了,萤火虫》的点晴之笔。似乎是两兄妹在向身处和平之中的人传答着什么。
爱与和平。

这不仅仅是影片中日本的人民的呼喊,也是所有在战争中无力的人们发出的呼喊。为什么要有战争?为什么要令生命消亡?无辜的人们在死去,他们在无力的哀嚎。虽然我仍然痛恨日本对中国所做出的侵略和不辱行为,但这种呼喊是如此的真切。如果没有战争会怎么样?谁又会渴望战争的发生~~~~

“不要拿走妈妈的东西,那是妈妈的。”
无论妹妹怎么哭闹诚田都是无奈的,他们只能这样做。只有这样才能活下去,才能吃到食物。妹妹的哭声随着渐渐飘落的樱花瓣传远了,镜中头出现了他们的父母,母亲穿着那件被卖掉的衣服是那么的美丽。一家人在樱花树下照相机的镜头前,快乐的笑着。对于节子和诚田来说那不仅仅是一件衣服,里有更多的是记忆,和父母在一起美好的记忆、和平时期快乐的日子,所有的一切都寄托在这件将要被卖掉的衣服上。妈妈身上的香味就如同这件衣服一样,没有了。

在被炮火殆平的大地上,诚田和她的妹妹寻找着曾经的家。他们找不到了,因为所有的标志物都已经没有了,包括他们的家。妹妹节子被这场战火吓哭了,年龄小小的她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在她的世界中一切都是新鲜的包括苦难和不可测的未来。哥哥背着她,在依旧燃烧的土地上。风卷起废墟上的灰尽,天是火红色的。诚田的为妹妹讲述着,讲述着那些没有战争的日子。他们已经无家可归了。母亲在炮火中死去了,防空洞并没有能够挽救母亲的生命。

 “我诚田饿死于**年**月**日”在影片的一开头,一名身装日本学生装的男孩走在铁道旁,火车从他的身边飞驰而过。昏暗的色调让人在听到这句话时为之一愣。从影片的一开头故事中的男主人公就已经死去了吗?这就是他的命运,公告给观看者的命运。
如同许多身陷战乱的孩子一样,诚田(哥哥)也和那些在战争中失去亲人且无力自救的孩子们一样拥挤在火车站中,只为了想要得到一点食物和温暖。但忙于奔命的人们早已习惯这种场景,必竟这种情景在战争中实在是太过平凡了。没有人注意到他,那个人群中露出悲伤眼神的他。
破烂不堪的铁制糖盒中似乎发出叮咣的响声,它已经空了。冰冷的夜晚,诚田无力的坐在那里,他听到了她的音声,好熟悉、好近。

诚田和节子只能到亲戚的家中寄住。而他们的婶婶呢?在盛饭的时候,诚田注意到婶婶将稠的部分盛给了丈夫和孩子,稀的则留给了诚田和妹妹。
我曾经为他们的婶婶宽容的开脱。她也要养活一大家子人,他们要生存下去,在面对至亲的人和旁人时我想我的抉择也会和她一样,将稠的盛给最关爱人。这就是世间的无奈,为了生存。但在这两名无依无靠却已经早熟的孩子面前,他们明白了,这里不是他们的家,婶婶一家无法接受他们,更没有能力接受他们。
战争的无奈和穷困令使的人们不得不放弃一些良善,只是为了让自己存活下去,而致使另一些人挨饿、受冻,人类的自私在这战争面前暴露无疑。谁不想生存下去呢?人们都苦苦的扎挣着,时时盼望着和平的到来。

“这是一个没用的铁盒,把它扔了吧。”当有人从诚田的尸体上发现那个铁盒后说道。铁盒与地面接触的声音叮当乱响,从盒子里飞溅出几块零星并且已经开始发霉的糖块。火车站外是一片荒草丛,受到惊吓的萤火虫从草丛中飞出,萤火的光亮照到了一名小女孩的脚上。当她看到躺在站台不动的诚田时想要走上前去叫醒他,就在她将要脚迈出一刻,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是穿着学生装的诚田。
夜色里飞翔的萤火虫中,诚田为小女孩拾起地上的糖盒,它一下子变新了。小女孩高兴的摇晃着它,糖果发出了满满的响声。一切就只有音乐在默默的响着 ̄ ̄ ̄飞奔的列车上,诚田为那名小女孩打开了糖盒,小女孩欣然地接过他手中的糖盒,倒出了一粒放在了诚田的手上。她就是诚田在临死前所听到音声的主人,他的妹妹节子。

“我们到海边玩去吧。”哥哥对妹妹说道。
画面里的色调一下子明朗了起来,音乐也变得柔和且舒缓。在绿色的水坝上,兄妹互相追逐着,他们欢快的笑声弥漫在被炸毁的废墟上。房屋远离了他们,战争远离了他们,一切远离了他们,只有欢笑。只有童年本应该有的欢笑。海边宁静,蓝色的天、白色的云,海声涛涛。哥哥和妹妹在海浪中玩耍。
妹妹把衣服整齐的叠好,她是如此的早熟。节子是那种非常乖巧的小女孩。她一边唱着歌谣一边追逐着小海蟹。直到船角的尸体旁,欢笑让他们忘记了战争,但死亡却总是在无情的提醒着他们。

寒飞雪/文

《再见萤火虫》(又名:《萤火虫之墓》)

从一开始我就极为仔细的看着,尽量将每一个细节深深印入脑海。在我的某种思想中认为《再见了,萤火虫》是日本对二战的一个辩护,是掩盖他们对中国所做出罪恶行为所做的一个辩解。所以,在最初看这部影片时我一直是报着对日本的厌恶心理。直到我发觉并不是只有中国在战争中的,还有许许多多的国家、许许多多无辜而有善良的人在饱受战争的侵害,他们的生命在这场因为欲望、权利、金钱而发生的战争中消亡了,无力而又苍白。谁又曾知道他们的死亡?谁又曾知道他们在这场战争中的痛苦?反思着,生命是无辜的,包括那些在侵略者、制造战争者土地上生活的人们。

镜头转移到家中,防空警报的声音传遍了安静的家园,所有的人开始逃生,逃到自己所认为能生存下去的地方。紧接着就是轰炸,炮火、硝烟、燃烧、毁灭。
“为什么要有战争?”
“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一定要让我们灭亡。”

哥哥带着妹妹来到东京,找寻能够生存下去的方法。在街边妹妹看到一位母亲牵着孩子的手。节子想念母亲了,她或许在想着,如果母亲能够在身边该有多好呀。她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母亲死去了,她更不知道是战争夺走了她本应该有的幸福。“我肚子饿、口又渴。”节子说道。而哥哥则像变戏法一样将那罐铁制的糖盒拿了出来。我能想像到在那个物资贫乏的战争年代这罐糖的价值,不禁为哥哥的行为感动。

在小货店中他们购买起生活的用品,兄妹再一次的开心的笑着。在他们面前没有什么是困境,一切都是美好的。一边打着伞,一边唱着歌谣,他们要开始新的生活了。
每当妹妹哭的时候哥哥便会拿出糖盒,但这次糖盒也空了。哥哥使劲的拍出两块糖,将它们放在妹妹的手心中。节子是一个很乖巧的小女孩,她轻轻地舔了一下小块的糖,又将所有的糖倒进糖盒中。年龄小小的她就学会了节省,清楚的明白这几块小小的糖的可贵性。盒子里的糖还是很快的没有了,诚田将水灌满了整个糖盒。甜甜的糖水还是让贫困中的兄妹再次快乐起来,他们在灯下看着透明的液体从铁罐中流出,我看到那里充满了期待,世界上最甜蜜的期待。

哥哥替妹妹擦拭着小脸上的灰尽。“你还好吧?”哥哥问着。“我丢了一只鞋子。”
小小的细节,却表现出了兄长对妹妹的爱。一种温情在心底流淌,也就是在这种时刻,战争远离了他们的世界,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的存在。
“不知为何每次轰炸后都会下雨。”
或许是老天在哭泣吧,我想。它也厌恶人类的战争。而这场雨对这对兄妹又意味着什么呢?他们的母亲还在防空洞中等待着他们。

兄妹无奈之下只能将母亲遗留下的物品卖掉换食物,但那些用母亲遗物换回来的食物却都被婶婶家的子女吃净了,诚田和他的妹妹只能吃到可怜的小部分。“哥哥,他们吃的是用妈妈衣服换来的食物,这些应该都是我们的。”聪明且早熟的节子也看出了这里的不是。婶婶已经开始报怨了,报怨他们兄妹俩,因为他们已经实在没有什么东西用来换米。

我在电视前安静地看着,这对平凡的兄妹。他们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寻找着快乐。竟管他们身边的人在不断的死去、战机对小镇轰炸的次数越来越多、手头几乎不在有粮食。这一切都没有难倒这对兄妹,他们相依相偎在一起,不断的用欢笑面对一切迎面而来的苦难。或许,在他们的眼中战争并不是可怕的,因为只要他们能够在一起。诚田的体贴和成熟,节子的天真与可爱都深深地打动了我。我相信他们如果能生活在和平时代将会更加幸福、快乐。
永不妥协。虽然战火一次又一次提醒这对兄妹,但他们在面对这一切时表现出生存下去的勇气,让人为之一动。这时我不在去想这是日本人所拍出的动画片,而是将它看做战争中的故事,一对战争中发生在兄妹之间的故事。我已经将所谓的侵略者和被侵略者的身份忘却。战争,对这些人们都是平等的。同样带来死亡、苦难。所以,无论是什么样的人,在什么样的立场上,他们在战争前所面对的痛苦是一致的。
宫崎竣之所以会被誉为日本国家级的动漫大师,就是因为当人们看过他所拍摄过的动画片之后无数的反思。《猫的报恩》-付出总会有回报,善良是永远的胜利者;《龙猫》-无限的幻想,给童年一个瑰丽的梦;《天空之城》-欲望于战争,最终还是翼望和平;《幽灵公主》-自然与人类的和谐;《千与千寻》-努力和希望的力量。~~~宫崎竣大师可以说给人们带来无数经典之作。动画片也是艺术的一种,因为宫崎竣的作品使得世人对动漫作品有了巨大的改观。

片名:《再见萤火虫》(又名:《萤火虫之墓》)
片长:120分钟;
导演:宫崎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