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纷扰,指尖上的独舞

                               指尖的上的独舞
    一双修长的手,一次与瘦弱的他不协调的重击,一个陶醉的眼神,一副清秀的面庞,一身不染杂质的西装,一曲缓缓流出的钢琴曲。《钢琴家》的开头与结尾,都是徐徐展开的这番画面,让人不禁忽略掉电影里大篇幅的战争血腥场面,脑海里都覆盖着肖邦亦或是巴赫,沉浸其中,不染尘事。
    电影的出彩不在于它成功拍出了一部战争片,而是它将音乐家的本质绘声绘色地渗透到每一个细节。若是纯粹的二战欺压犹太人,那么《辛德勒的名单》已经足以让我了解这段历史,并也有段扣人心弦的小提琴曲绕梁三日,不绝于耳。然而《钢琴家》还是从不同的角度诠释了战争的残忍和人性的坚强。影片的主线是一个人,一位钢琴家,一位经得住战乱折磨的钢琴家。他爱音乐,爱钢琴,但只有活下去他才能碰到魂牵梦绕的黑白键,才能在波兰电台无所顾虑地弹奏。所以,他选择,隐忍并且尽力地活着。他完完全全地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从当搬运工到饥寒交迫的流浪汉,其间的痛苦非常人能忍受,一个平日里高雅惯了的钢琴家怎能做的如此之好。
    关于钢琴家的本质,不是他可以弹多少贝多芬与莫扎特,也不是他可以琴艺堪比李斯特,而是他可以将音乐升格成为一种精神。即使一无所有,即使四处漂泊,甚至即使不能奏出音乐,内心还是可以装着那一份喜爱。印象最深的是电影里的一个场景:钢琴家被锁在一个隐蔽的公寓避难,里面恰好放着一架钢琴,但他却不能在房间里发出任何声音,于是他优雅地坐在钢琴前,两手悬空,闭眼想象着自己弹奏着旋律。尽管没有指尖接触到键盘,但那眉眼间的神韵已然演绎了那些缤纷的音符。这段是我最喜爱的,或许电影中他穿着西服打着领带弹钢琴的模样更加气质非凡,但我觉得一个落魄成乞丐样的钢琴家仍能坚持着音乐,这才是最本真最可贵的气质。
     话不多说,静静地欣赏他的音乐——就好。

世事纷扰,唯音乐永恒。
    波兰人忧郁的艺术气质和对音乐流淌入血液的爱,受难仍不放弃信仰的犹太人,和战争也无法磨灭的对美的向往和希望,都溢出了画面的废墟和炮火。
    瓦列弹琴并不多,但每一次都落进心里。印象深的是瓦列对着藏身的公寓里那家破旧的钢琴,眼里的欣喜一闪而过,却也只能悄悄弹起发黄琴键上的空气。还有瓦列听到了杜拉坦的大提琴声——他许久未听到的乐声,憔悴无神的眼里又有了光。
    最动人的是瓦列被军官要求在阁楼上弹琴来证明他是钢琴家,瓦列许久没有碰过琴,刚开始弹得有些生涩,但渐渐地他骨子里的那种深沉忧郁的爱融进了琴声里,从他的指尖流淌进清冷的月光里,流进军官的心里,和每个离家的人心里。此时没有人会记较战争,种族,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艾德里安为了拍戏瘦了三十斤,每天练琴四小时,把憔悴忧郁,对现状无能为力而伤感,对音乐爱得深沉的波兰钢琴家生动地呈现出来,这个角色让人心疼、伤感,又很动人,能产生共鸣。而德国军官也非常让人心疼,他的蓝色眼睛,他未泯灭的善,他的结局,包括整个电影的结局,都使我久久不能平静。
    最后,还是那句,世事纷扰,唯音乐永恒。任何战争或灾难,都无法抹去,人性的光。

© 本文版权归作者  NancyLuoo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