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邪西毒

絮絮叨叨,但是又是娓娓道来地用旁白来展开画面。上十岁前偶尔见过这样的电影,就像那个不断旋转的鸟笼,人物站在旁边拨弄着它,半刻才吐出对话,在这之间,声音上留了白,视觉上又还是之前的场景,人就这样不断地拨弄着鸟笼,以前我是完全看不下去,因而对电影也毫无兴趣。后来到这叫电影,也是生活。有的时候镜头通过长长的轨道追踪,把一个场景从头到尾不转角度,就像一个隐形的上帝再用第二人称视角看着世界。也像我们与别人边走边聊天,你也不能够瞬移。一个人说一句话,另一个人不会马上去接,总要沉思半饷,节奏放慢了,在这样的氛围下,不需要过多的语言,屏幕上是他的脸,人物想了很多,观众也默默地想了很多。就像我爹和爷爷对坐着,一起抽烟,一个问得一句,另一个吸一口,吐出来,慢慢地再答。他们默默地讲着半年里面发生的大小事件,说的话永远是冰山一角。这的确与上十岁前的我完全不同,那时我只能看电视剧,看不懂,或许也因为我自己讲话也不会留思索的时间。

笼中人

——评《东邪西毒》鸟笼道具的应用

1994年王家卫执导拍摄了这部“反传统武侠”的《东邪西毒》,相对于原始范本而言,王家卫版的《东邪西毒》更像是一部披着“武侠”外衣的爱情小说。电影以欧阳锋沙漠里的买卖为中心引出几个人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

在电影的前半段出现最多的,也是最为突出的一个道具便是鸟笼。影片中甚至不必用特写镜头来强调,这个鸟笼已经被突出到完全无法被观众忽略的地步。导演巧妙在欧阳锋的“商铺”中设置了这样一个房间——土坯房间的中间悬挂着一只巨大的鸟笼,鸟笼里养着三只小鸟,然后利用侧光照射,鸟笼错综复杂的影子笼罩着整个房间,同时也笼罩着挣扎于爱情纠葛中的剧中人。其中的暗喻蒙太奇手法明显可见——鸟笼象征令人纠结的爱情,而剧中人便是被困在爱情鸟笼中的小鸟,而一个笼子中如果有两只小鸟也许他们可以安静的相爱,但是鸟笼里却是三只小鸟。三角恋是最让人痛苦的,他们苦苦挣扎却终究逃不出鸟笼,挣不脱爱情的困扰。

欧阳锋、慕容燕(嫣)、黄药师、桃花、盲剑客、西毒的嫂夫人等等这些剧中人物都被王家卫装进了一个鸟笼一个用爱情编制的鸟笼。

心被爱情的鸟笼困住,难以自拔,我爱着他(她),他(她)却爱着别人。

笼中人——黄药师

欧阳锋说“初六日,惊蛰,每年这个时候,总会有个人来这里找我,他的名字叫黄药师。”黄药师每年都要去“探望”欧阳锋不是因为友情、侠义、兄弟情感或旅游散心。黄药师之所以来看欧阳锋只是欧阳锋的大嫂想要知道欧阳锋的消息。而黄药师爱着欧阳锋的大嫂,因此每年桃花开的时候,黄药师便去探望欧阳锋,也只是寻找一个借口见欧阳锋大嫂一面。

“我爱着她,她却爱着别人。”黄药师说:“从一开始,我就输了。”黄药师输了,输了爱情。黄药师知道欧阳锋的大嫂一直都是爱着欧阳锋的,欧阳锋在她心中的地位没人能够取代。黄药师输了,但是他却放不下,放不下自己的爱,因此他还是执着的每年都往返于白驼山和大漠,只为见她一面,因此黄药师被困在爱情的鸟笼里无法自拔!直到欧阳锋大嫂香消玉损之后,他把最后的希望寄托于名叫“醉生梦死”的“忘情酒”,希望它可以让自己走出爱情的牢笼,忘却自己曾经的最爱。

也许这“醉生梦死”真的有作用,黄药师忘记了很多事情,在那个悬挂鸟笼的房间里,鸟笼的阴影没有再笼罩蹲在墙角的黄药师。他似乎已经忘记,已经挣脱了爱情的羁绊。但是当欧阳锋询问黄药师为什么一直盯着鸟笼子看的时候,黄药师回答说:“因为眼熟……”即便是喝酒买醉,迷醉了自己的记忆,那些最心底的爱还是难以忘记的。鸟笼象征着黄药师曾经至诚的爱,虽然酒精麻醉了自己的神经,让他“忘却”了许多事情,但是这份爱是忘不了的,只是他不愿意再提,不愿意再想。

最后在黄药师喝醉之后的梦里,欧阳锋大嫂那温暖的抚摸还是出卖了黄药师的迷醉。

尽管爱情已经逝去,但是还是难以忘记。

笼中人——慕容燕(嫣)

慕容燕,也就是慕容嫣,一个喜欢女扮男装的女人,只因为黄药师一句酒后的戏言而芳心暗许,进而不可救药的爱上了黄药师。

“我爱着他,他却爱着别人。”

心理学有云,喜欢女扮男装、男扮女装或者喜欢扮演与己无关的角色的人,多少都会有人格分裂的倾向。慕容燕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黄药师的言而无信和他的“背叛”,都促成了慕容燕人格上的双重分裂。

黄药师说:“如果你有个妹妹我一定娶她为妻。”于是慕容燕真的成为了自己的哥哥,本想将自己的妹妹嫁给黄药师,但是黄药师却“背叛”了她!于是在对于爱情极度渴望和对于背叛的极度愤恨的双重精神折磨下,慕容燕的人格一分为二。一个是始终爱着黄药师,一直想要嫁给他的慕容嫣。一个是憎恨黄药师的背叛,想要留住“妹妹”,留住自己,内心充斥着仇恨的慕容燕。

慕容燕和慕容嫣虽然同是一个人,但是影片中对于二者的表现却是有着明显的不同。慕容燕的出场多是肃杀的、荒凉的场景,这样正暗含着慕容燕这一部分性格中的仇恨和杀气;慕容嫣的出现总是伴随着鸟笼,亦或是她自己拎着的小的鸟笼,亦或是欧阳锋房间中那个巨大的鸟笼。在悬挂着巨大鸟笼的房间中,侧光的照射使得鸟笼的影子投射在房间中,包裹着房间里的慕容嫣,将她裹的严严实实难以逃脱。着也正暗示着慕容燕性格中被爱情束缚,掉进对黄药师的爱情里无法自拔的部分。

两个矛盾的性格、心态统一于同一个个体,其矛盾争斗是相当激烈的,因此也就出现了慕容燕和慕容嫣相继找欧阳锋杀人的情节。也正因如此,最终慕容燕的精神彻底的错乱了,两个性格,两个人混淆到一起,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恨还是爱。

笼中人——欧阳锋

作为一个线索式的人物,欧阳锋一直站在鸟笼之外倾听别人纠结的爱情。每次当欧阳锋与爱情苦主对话的时候虽然他并没有被鸟笼的阴影笼罩,但是在他的一侧总会有半边鸟笼的画面。他就好像是一个笼子的编织者,把所有人都编织进爱情的牢笼中。

欧阳锋的大嫂是爱着他的,因此他编织一个鸟笼将大嫂的心囚禁起来;后来黄药师来了,他爱着欧阳锋的大嫂,但是她却不爱他,因此黄药师钻进了笼子,即使没有被爱,也要去爱;因为在每年讨还盛开的时黄药师才能见到欧阳锋的大嫂,所以,黄药师与好友的妻子——桃花的情也终将是无果,因此,盲剑客和桃花一样被装进了鸟笼;因为黄药师的爱给了欧阳锋的大嫂,所以,他酒后的戏言又将慕容燕的心装进了鸟笼。

这所有的鸟笼似乎都是出自一个人之手,那就是欧阳锋。但事实上欧阳锋并非就是一个绝对的编织者、旁观者。他最先编织的是给自己的鸟笼。当他将慕容燕错当成大嫂的时候,鸟笼的阴影将他完全笼罩。

欧阳锋爱着大嫂(在她还没有成为自己的大嫂之前),但是少年轻狂的他为了知道山后面是什么,而出去闯荡,不停地离开,留大嫂孤身一人,独自等待。而且从小身为孤儿的他,他对于自己有着很强烈的保护意识,他害怕被拒绝,于是就从不曾对大嫂表达自己的爱。但是两个人的爱情悲剧也就源于此。大嫂生性好强,冷落、离别,她都能忍受,她只是希望得到爱的表达,但是欧阳锋却不曾给予,于是她决定报复,赌气嫁给了欧阳锋的大哥,成为了欧阳锋的大嫂。

就像是一场战争,一开始大嫂以为是自己赢了,她让欧阳锋后悔了,但是同时自己也失去了自己的爱情。

一个鸟笼将影片主要角色全部囚禁起来,讲述了几多悲伤的爱情故事。一个鸟笼贯穿了全片,阐释了爱情,讲述了笼中人的悲欢离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