寥寥几笔,他不会后悔和你相遇

寥寥几笔
早时记于08年
终于看了《胭脂扣》的电影,这一部梅艳芳与张国荣的经典合作之戏。阿梅在里面扮相脂红情深,哥哥儒雅风流。的确就是如花与十二少。
电影不似小说,从一开始就以民国香港倚红院出场。色调是柔红的底子,伴以粉暖的光,调出诱人的魅惑来。楼阁雕花精致,上下楼道间年轻的阿姑们,簪戴的纱花,各式不同的旗袍,无不透出一番风情,她们与走过的十二少打招呼,白衫儒雅,两鬓微蓬的国民男子头,眉尾微翘,眼内含笑,是个情场高手。
他推开一扇玻璃镶花的檀木门,里面正是热闹酒宴,戏客,妓女,唱腔的,还有奏琴的丫头与弹拉的先儿,一阵歌声,这曲儿正是“凉风有信,秋月无边……”男装的如花与而至的十二少相视,唱到“亏你怀人,”如花停下,十二少接着唱完“愁对月华圆”,果然一愁五十年。
几幕场景:
酒席上阿姑们陪酒挂号毛巾老契,转至十二少来约如花。
十二少对如花示爱渲浪之极:他像少年一般地坐在上一层楼的窗台上,大喊着:“如花,如花……”众多的阿姑涌出相望,便燃气噼噼啪啪一阵鞭炮声,漫天的彩色细碎玻璃纸如彩蝶一般的飞舞,从上楼便推落两帘花牌,“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如花在一群阿姑中间,略带羞涩的笑……
送铜床,从楼底吊上,书上说,“连最大方的恩客都不曾如此。”

“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
                                         —十二少具
   经常看到一句话“若谁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但她等了他五十三年。漫漫岁月,相思之情寄她心,五十三年的游魂五十三年的野鬼。“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又怎会不知。
    梅姑和哥哥合作的《胭脂扣》今天刚刚看完,富家大少和青楼官人的爱情故事。倒不是俗套或者什么,看完之后我对与【爱】还是【错爱】有了一些新的看法,故事的开头采用倒述用如花在酒局里唱曲遇到正好也参加同一个酒局的十二少,郎情妾意也从那句【你睇斜阳照住个对双飞燕】开始。十二少和佳人对唱,倒被佳人一句【哪来那么多的愁】给问住了,看到这里我似乎觉得这是一种调侃,调侃着在南北行里有三间海货铺子的十二少,因为她是青楼官人,十六岁做琵琶仔,再后来当了迎送生涯的阿姑,直到二十三岁那年遇到二十四岁的他。酒局寻常,良人不凡,起初也只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才子佳人动心动情也只道是寻常。
十二少说她有千种风情,浓妆 淡妆 男装
没化妆,即使千种风情万种好也跨不过一些坎,但两人都坚持过。
   故事到中间相爱的鸳鸯约定阴世之约,二人吞服鸦片殉情,在故事结尾处如花坦白在殉情吞服鸦片时给十二少还服用了安眠药因为她怕,她怕他不愿意,就像胡适的一首诗中写道:“爱过知情重,醉过知酒浓,你不是我的诗,正亦如我不是你的梦”十二少被抢救过来,如花却没有。电影里穿插和倒叙手法占了很大的部分,当阿袁和阿楚找到
【偷活于世】的十二少时,他早已是白发老人,不知道是不是作者的小心思,找到十二少的地方是片场,这似乎和故事前段部分有些吻合,当十二少和如花的婚事被家人否决,十二少被赶出家门时,如花让十二少去学唱戏,时代变迁大戏被电视剧片场替代,但感情却没有。十二少的儿子说十二少不管有没有戏都在片场,等着拍戏,等着当主角,这句话里似乎是在代替十二少表达,当年如花带他去戏班拜师学艺,等他红了就能正大光明的赢取如花了。如此他对她思念的才有了寄托。
   在结尾时如花在片场看到了阔别五十三年的十二少,白发苍苍,可她还是她。
【你睇斜阳照住个对双飞燕】
【十二少,多谢你还记得我…】
【这个胭脂盒我带了53年现在我还给你】
【我不等了】
【如花…原谅我】
【又留下我一个人,让我受罪】
誓言幻作烟云字
费劲千般心思
情像火灼般热
怎烧一生一世
延续不容易
负情是你的名字
错付千般相思
情像水向东流去
痴心枉倾注
愿那天未曾遇
【我们都是普通人,过好每一天就足够了。】
她爱过 他也爱过 我想她和他不后悔那天的相遇

于是,他投身梨园,服侍师傅,抹粉上台当小兵,底下坐着来观戏的家人,汗,从额上渗出,如花在后台等他,帮他擦汗添粉。
“你要回来,以前的过往不究。”他听了,愣住。
她提醒出神的他,该你上场了。
他呆了呆,又匆匆上台。

电影里少了永定和阿楚之间的冲突,电影情节流畅自然,如花也未提超时而回。最后安排了老年的十二少与如花见面的场景。
如花并没有带走十二少,因为那样的男人,她已不屑再爱。
她只将胭脂扣还给十二少,说,“十二少,我不再等你了。”
转身,离开。

一个场景:
如花问十二少:衣服旧了怎么办?
十二少:扔啰。
人呢?
一样。
我呢?
你有那么多种样子,男装的,女装的,浓妆的,素颜的,还有如梦如幻月的……扔了一样,还会有另一样。

十二少母亲在电影里倒是知礼和蔼,如花素衣去拜访,她也以礼相待,她深知自己的儿子,“你不放手,他是绝不会回来的。你不变心,难道你能保证两三年后的他也不变心么?”
礼貌的明说,是最彻底的拒绝。

回去,他艰难开口,却是:我在戏院外买了一个胭脂扣。
他为她戴上,却猛地回身搂住她泣咽难收。
这一刻,十二少是真心对待如花的。

相关文章